电工电气网】讯

图片 1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钴的开采商们在等待着新一轮的爆发期。

经历了为期一年的低谷徘徊之后,钴金属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迎来了久违的“小阳春”,钴的价格开始出现明显的回升,一个月内的涨幅超过1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继欧亚资源集团的钴矿投产,未来四到五年之内,更多的矿山企业还将陆续释放更大的产能。它们将和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速度一道形成两股博弈的力量,共同决定这一金属未来的价码。

这给上游的资源开采商们重新带来了希望。过去三年,因为起伏巨大的价格差,这一小金属品种吊足了大宗商品市场参与者们的神经。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张文扬
经历了为期一年的低谷徘徊之后,钴金属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迎来了久违的“小阳春”,钴的价格开始出现明显的回升,一个月内的涨幅超过10%。

  钴,是动力电池不可或缺的一道关键性材料。全球电动汽车革命刺激了钴金属的需求,不过,在2018年4月,钴的价格却形成了一道分水岭。在此之前一年,钴的价格经历了大幅的攀升,成为涨势最为凶猛的金属品种,此后8个月的时间内,钴价又一路下滑,直至腰斩。

新能源技术的飞快发展,让钴进入了人们的眼球。汽车、笔记本电脑、手机,每一块电池中都有钴的身影。

这给上游的资源开采商们重新带来了希望。过去三年,因为起伏巨大的价格差,这一小金属品种吊足了大宗商品市场参与者们的神经。

  在矿业公司的眼中,这类似于一场盛宴之下的中场休息。在全球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尚未井喷之前,盛宴远未结束,钴接下来依然会是全球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投资品之一。

这种涨幅或许不会是一个长久的现象,至少在目前阶段。包括上海千钴实业总经理王文涛、行业分析人士朱黎杰、潘超等人在内均预计,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很可能发生在两年之后,届时,钴这一金属品种很可能迎来真正的狂欢——不过,前提是新能源电池的生产技术不会出现革命性的变化。

新能源技术的飞快发展,让钴进入了人们的眼球。汽车、笔记本电脑、手机,每一块电池中都有钴的身影。

  2018年3月,钴的主产地——刚果金政府引入了新的采矿法规,对生产商实施了更为严苛的财政、税收条款,但这依然不妨碍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开发者们蜂拥而至。

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认为,除去这一因素,中国新经济的持续发展,也将继续支持着这一金属需求的增长。

这种涨幅或许不会是一个长久的现象,至少在目前阶段。包括上海千钴实业总经理王文涛、行业分析人士朱黎杰、潘超等人在内均预计,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很可能发生在两年之后,届时,钴这一金属品种很可能迎来真正的狂欢——不过,前提是新能源电池的生产技术不会出现革命性的变化。

  矿山行将投产

在遥远的钴金属产地——非洲刚果金,来自欧洲、中亚以及中国的矿业企业们,已经为这场尚未到来的狂欢做好了准备。但他们或许也需要在狂欢到来之前,承受低谷中的阵痛。

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认为,除去这一因素,中国新经济的持续发展,也将继续支持着这一金属需求的增长。

  12月19日,身在北京的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介绍,2018年,他平均不到两个月就要往返刚果金一趟。

乐观的矿业公司

在遥远的钴金属产地——非洲刚果金,来自欧洲、中亚以及中国的矿业企业们,已经为这场尚未到来的狂欢做好了准备。但他们或许也需要在狂欢到来之前,承受低谷中的阵痛。

  刚果金最南端的加丹加省越来越牵动着这位年轻CEO的心。很快,位于省会科卢韦齐以西26公里处的RTR项目就将正式投产了。事实上,不仅仅是宋本,整个钴金属行业的人们都在关注着这个矿山项目的开发进度。过去的两年时间中,这一小金属品种在中国的资本市场曾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一家中国的钴金属相关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在2017年上涨了18倍之多。

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坚信,从现在开始,钴的价格表现将会越来越好,不再令他失望。

乐观的矿业公司

  那是一处地域广袤的矿区。早在五六十年前,就已经进行开采,数十年的开采加工,让这里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尾矿之一。早在2013年,欧亚资源集团从其他公司购得了这处尾矿,但彼时深处矿业萧条时期,没有人能想到金属价格会在何时出现起色,直到三年后金属产品开始重新焕发出生机。

过去一个月,这一小金属品种开始摆脱长达一年之久的下探行情,逐步往上攀爬。

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坚信,从现在开始,钴的价格表现将会越来越好,不再令他失望。

  项目从那时开始启动。欧亚资源集团选择了与中国企业的全面合作——对于欧亚资源集团来说,他们开采的钴金属,大约一半的产量最终运往了中国的工厂,其中,中国的汽车电池产业链成为了最大的客户。2016年6月,欧亚资源集团联合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建设一座综合湿法冶炼设施,对铜钴尾矿进行再加工。按照计划,投产之后,第一阶段它将能够每年生产出7万吨铜和1.4万吨钴,到了第二阶段将会扩大到10.5万吨铜和2.4万吨钴。按照目前一辆电动汽车消耗的千克钴来算,RTR项目一年的产出可以生产300万辆新能源汽车。

欧亚资源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金属矿产开采供应商,钴是其重要的资源品种。在宋本看来,在中国,不仅电动车,所有需要钴的领域都增长很快,这给钴的需求带来了空间。根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仅在过去一年,中国市场的电动车就增长了90.4%,达到99.3万辆,这带动了电池的增加,而钴则是电池组件中不可或缺的金属材料之一。

过去一个月,这一小金属品种开始摆脱长达一年之久的下探行情,逐步往上攀爬。

  宋本告诉经济观察报,过去,他们开采出来的钴,一部分作为合金和高端材料去往了日本和韩国,另一部分则主要用作电池的原料,运往中国等地区。随着中国制造能力的提升,不同用途的钴金属都开始更多地被送往中国。

4月25日,前来参见中国“一带一路”峰会的宋本告诉经济观察报,他预计,关于钴更大的需求会发生在下一年。“生产电动车需要提前一年筹备购买钴金属原料。从非洲把钴开采出来,运到约翰内斯堡,再通过海运运输至中国,由中国生产电池,并装至电动车内,再将电动车卖到消费者手里,这需要12个月的时间”,宋本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说。

欧亚资源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金属矿产开采供应商,钴是其重要的资源品种。在宋本看来,在中国,不仅电动车,所有需要钴的领域都增长很快,这给钴的需求带来了空间。根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仅在过去一年,中国市场的电动车就增长了90.4%,达到99.3万辆,这带动了电池的增加,而钴则是电池组件中不可或缺的金属材料之一。

  2016年和2017年,这家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矿业公司分别从刚果金开采了5100吨和2500吨的钴金属。宋本坚信,新能源汽车将使得这一金属在未来几年爆发出巨大的需求。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